那意思就是说没有问题此言可信而程昱看到自己

分享到:
 
    而程昱那边儿,也已经看完马超的亲笔书信了,曹操暗中给程昱使了个眼色,程昱会意,对自己主公是微微点头,那意思,看属下的吧。
 
    程昱对李恢一笑,“今日德昂先生前来我军议和,不知带了多少的诚意而来啊?”
 
    这个诚意当然不是指那个诚意,而是实实在在的利益好处,这个意义上的诚意。
 
    而李闻他对此当然是明白的,而他此时闻言心说,诚意?自己就一人来得雒阳,能带来什么?不是没有,但是,呵呵,只要你兖州军一退兵,我家主公定会把诚意给你们送过来!
 
    更新超快,请按“crtl+d”将本书加入收藏夹,方便您下次阅读!
------------
 
第五五六章 曹操遣人令退兵
 
    在李恢听了程昱所说之后,他则是微微一笑,“临行前,我家主公是特意嘱咐在下,说如果在雒阳,仲德先生要是想要我军诚意的话,那么就说,只要贵军撤回河南,那么我军的诚意马上便会送到雒阳!”
 
    曹操一听,他就想笑,不过却还是忍住了。而程昱听了,他心中却是有些生气,心说你马孟起居然是如此无礼啊。你方既然是向我军来求和,那么必然是要带来些诚意的,结果从你口中说出来得话,倒像是己方要求过分了一样,哪有这个道理?
 
    程昱虽然也知道自己主公是不想和凉州军开战,但是却也不得不说,如今是他们凉州军来找己方求和的,而不是己方去求他们。所以自己为己方争取些利益有错吗,从来不都是这样儿的吗。你不拿出些好处来,你凭什么求人家退兵,尽管是己方也想退兵是没错,但是这个事儿却还得是按照江湖规矩来吧。
 
    不过程昱此时倒是也不想那么多了,他只是向李恢问道:“敢问德昂先生,不知贵军的诚意几多啊?”
 
    那意思就是说,你们凉州军准备拿出来多少的诚意给己方。
 
    李恢一笑,“我家主公说,贵军只要撤回河南后,便会拿出粮草三万石,送到雒阳!”
 
    说实话,三万石的粮草,如果是对如今的司隶来说,确实是不算少了。而对之前的兖州军来说,其实也不能算太少。只是所谓是“此一时。彼一时”啊,如今曹操的兖州军。经过了杨晓在地里的挖掘,曹操手中是钱粮颇丰,所以他和他手下要是能看得上这几万石的粮草才怪了。
 
    不过所谓是聊胜于无,毕竟是白来的东西,而且谁会嫌弃粮草多呢,不过作为兖州军军师的程昱来说,他却还是觉得少了点儿,所以他还是要为己方争取更大更多的利益。于是他便再次对李恢说道:“听闻凉州军是粮草颇丰,不如贵军便拿出十万石粮草来吧,先生同意如此,我军自会马上撤军!”
 
    李恢心中暗笑,心说我军虽然是放低姿态来和你们谈和来了,但是却也并不代表我军是怕了你们,谁胜谁败还不一定呢。白给你们三万石粮草,你们却还不知足。所谓是“人心不足蛇吞象”啊,做人还得知足才行,贪心的下场没几个是好的。
 
    不过李恢他当然是不能说这话,而他此时只是说道:“四万石,仲德先生以为如何?”
 
    程昱闻言则缓缓摇了摇头。他笑道:“既然德昂先生不同意十万石,那么在下也不强人所难了,八万石,先生以为呢?”
 
    而此时曹操他就这么看着两人在这儿讨价还价,作为主公的他。自然是不好和敌军的谋士做这事儿,所以都交给手下去做其实正合适。
 
    李恢说道:“五万石。不能再多了!仲德先生,五万石的话,应该不算是太少吧!”
 
    程昱他听后是刚说什么,不过此时他却看了眼自己主公,结果曹操示意这就可以了,差不多就行了,不能太贪心。
 
    程昱会意,他说道:“那便如此吧!”
 
    那语气好像是他吃了多大亏似的,而李恢则占了多大的便宜。
 
    李恢笑着点点头,“多谢曹公,多谢仲德先生!”
 
  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    其实在临来雒阳之前,马超给了李恢个底儿,那就是十万石粮草以下,随便兖州军要。
 
    其实在马超他的想法中,他知道李恢此去是定能成功。如果他曹操是个聪明人的话,那么就是如此。那么曹操到底是不是个聪明人呢,这个还用说吗。
 
    至于这个所谓的诚意,马超其实也是有意帮曹操一把,当然了现在马超他也知道,已经是不用自己帮他什么了。因为如今的兖州军已经是钱粮颇丰,所以自己那几万石粮草,人家都不一定能看得上啊,但是马超却还是没吝啬就给拿了出来,让李恢随便和对方谈判。
 
    马超要是记得不错的话,今年兖州就是个大旱的年份,所以粮草的缺口很大,哪怕如今曹操他的粮草颇丰,但是最后估计也还是只能是维持吧。所以自己能帮一把就帮一把,尤其是那个程昱,据说在没有粮草的时候,这老狐狸直接是用人肉当粮草给曹操送去了,所以马超觉得能不让此事发生就尽量不如此的。
 
    不过好在如今曹操他家底是不少,哪怕是修建许县,之后兖州再大旱,估计也是够用了。再加上自己的这点儿粮草,那肯定是没什么问题,至少马超觉得程昱那个用人肉当粮草的事儿是发生不了了。
 
  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    而见李恢答应后,曹操是心下满意,而此时的程昱则看向了自己主公,因为他这时候才想起来,为什么己方就要相信他马孟起所说。他说到时候己方退兵了之后,给己方五万石粮草,就一定能给?可到时候己方是撤兵了,但是他要是不给粮草呢,这又该如何?
 
    曹操一看程昱他这个表情,就知道他是有所顾虑啊。不过还成自己是程昱的话,自己也会有如此怀疑的,毕竟这事儿可不是“上嘴唇一碰下嘴唇”就完事儿了,关键是对方如何取信于己方啊。
 
    不过那只是对程昱,而对曹操他来说,他却是没有这个顾虑。就凭李恢他是凉州牧马超的属下,是他亲自派到雒阳来的。就凭他扶风马超马孟起这个名儿,曹操就信了。因为他是自己的孟起贤弟,曹操知道马超是绝对不会在这事儿上不守信的。
 
    第一。马超不是那样儿的人,曹操在这上可是了解,马超其人从来都是信守承诺,还没有食言过。
 
    至于第二,那就是马超他是不可能失信天下的,那样儿做得话根本就是得不偿失。
 
    而曹操可不认为程昱他不明白这个,只能说他是当局者迷了啊。
 
    所以曹操给了程昱一个肯定,放心的眼神。那意思就是说没有问题,此言可信。而程昱看到自己主公如此表情,他这才算是放下心来。而之后他转念又一想,这事儿可能还真是自己多虑了啊,毕竟他凉州牧马孟起不应该会是那样儿的人,要不如何在天下立足啊。想想,好像还真就是如此吧。
 
  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    两方此时都已经是谈妥了。曹操则喊道:“来人!”
 
    士卒进了屋:“主公!”
 
    “快去城外把子廉将军找来,说我有事找他!”
 
    “诺!”
 
    士卒则去城外找曹洪,而不一会儿曹洪就来了。
 
    进屋后,曹洪先给曹操见礼,然后和程昱也打了招呼,这时候他发现还有个不认识的。
 
    而此时曹操则说话了。他先给曹洪介绍道:“这位便是凉州军中军师,李恢李德昂!是刚从怀县而来!”
 
    然后曹操则对李恢说道:“这位是操帐下的将领曹洪曹子廉!”
 
    曹洪和李恢彼此见礼,之后曹操又说道:如今我已和凉州军讲和,子廉你快马去怀县,传我军令。告知子孝他们,让他们即刻便撤兵回雒阳吧!”
 
    “诺!属下定完成主公所托!”
 
    说实话。曹操其实他是听喜欢曹洪这个武将的,在他看来曹洪就是自己的福将。所以轻易,他是不会让曹洪离开他的。已经是连续两次了,曹操在遇险的时候,都是被曹洪给救下来的。曹操他倒是比较看重这些东西,所以尽量是让曹洪在自己身边。虽然不是说贴身保护他,但是有了这么个福将在,曹操觉得能让他安心不少。
 
    而曹洪一听自己主公所说,心说原来就是这事儿,那这事儿好啊,自己如今也能去怀县了。虽然不是去打仗,但是却总比待在雒阳这个没什么意思的地方强千百倍啊。曹洪他还就是如此想法,这期间他在雒阳待的,真是都无聊要死。他之前在心里也不是没抱怨过,怎么就没让自己也跟着子孝他们去怀县呢,哪怕自己是到那儿转一圈再回来,自己也是心甘情愿啊。
 
    不过之前没有机会,这次愿望倒是能得以实现了。
 
    而本来以曹操的意思,他之后又问了李恢,要不要和曹洪一起动身,结果李恢却是婉拒了。对他来说,这时候还是赶紧返回怀县为好,到自己主公那儿交差,自己的使命也就算是都完成了。至于要是真和他曹子廉一起走得话,那么没准到时候还得跟着他去兖州军的大营一趟,李恢确实是不爱去,所以他当然是不会和曹洪一起走了。
 
    于是曹操他也没过多挽留,李恢马上便和几人告辞,离开了雒阳。李恢他这真算是“来也匆匆,去也匆匆”了,在曹操这儿待得时间,满打满算还没到一个时辰呢。
 
  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    怀县城外,兖州军大营,司马懿此时来找曹仁。
 
    曹仁一看是司马懿来了,他半点儿都不敢怠慢,忙说道:“先生请坐!”
 
    “谢将军!”
 
    司马懿虽然是年轻,但是曹仁也是称呼他为先生的。不得不说,曹仁确实也是有些眼光。其实想想也是,在从雒阳到怀县的一路上,曹仁他可是被司马懿给打败了,所以他可真是不敢小看了司马懿,要不没准自己就要吃大亏也不一定。
 
    司马懿坐下后,曹洪则问道:“先生来找洪,是否有何要事?”
 
    司马懿点头,笑道:“谈不上何要事,只是如今懿却是要离开了,特此来和将军辞行!”
 
    曹仁他一听,露出不舍状,“先生这就要离开了?莫非是兖州军有何怠慢之处不成?”
 
    司马懿笑道:“非也,只是懿如今才是学有所成,所以还得去天下四处转转,增长见识才行。之前在雒阳,懿其实都说过了,所以如今却是不得不离开!”
 
    曹仁自然也知道,只是说实话,他是真想让司马懿再在他大营待些时日。毕竟有他在此的话,马超他们万一真有什么针对己方的阴谋,那么自己也好有个非常明白的人商议对策啊。可是司马懿不在这儿,那么自己可就要少了很多信心了。
 
    毕竟是未雨绸缪吧,司马懿在这儿,哪怕马超真是对己方有何动作,那么想来司马懿绝不会袖手。曹仁自然是心里有底。(未完待续。。。)
------------
 
第五五七章 怀县城外敌军退
 
    也许是看出来曹仁他这时候所忧虑的了,所以此时司马懿是再次笑道:“如果懿所料不错的话,将军也请早早收拾吧,估计雒阳马

欢迎转载五洲彩票_五洲彩票专线进入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五洲彩票_五洲彩票专线进入 » 那意思就是说没有问题此言可信而程昱看到自己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