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己主公所言后说实话他是明白自己主公所想的

分享到:
这才回来的。但是身为属下的,该做的却还是得做好才行啊。
 
    马超和吴班带着两万士卒回到了陇县。在陇县的城门口,马超大军停了下来,郭嘉上前对他说道:“嘉恭迎主公得胜凯旋!”
 
    马超一笑,“行了。我是回来做什么的你又不是不知,好了,进城吧!”
 
    “诺!”
 
    众人如众星拱月般,在马超两侧,随着他都进了陇县城内。
 
    众人都回到了州牧府。今日人比较全,至少马超在陇县的属下是都在座。
 
    马超先给众人讲了一下司隶的战事,然后对他们说道:“如今子龙与小妹的婚期临近,明日我便要回陇西去了,我先带一部分人过去。然后剩下的各位,六月初六之前达到陇西即可!”
 
    马超还用不着一下把所有人都带去,一部分去就行了,这些人手是足够用了。于是马超就点了六七个人和他明日一起去陇西的,而其他人后到就可以了。
 
  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    一日后,马超就带人返回了陇西,见过家人后,他就开始准备自己小妹和赵云的婚事。当然了,其实陇西这边儿早就已经是忙起来了,马超他这都算是来得晚了。赵云、马云騄他们此时都在,而且还从益州来了不少人。至于剩下的,毕竟益州还有事儿要做,所以只能是六月初六当日或者提前一日半日到了。
 
    马超见到了赵云,如今算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吧,赵云也是笑容满面的。不过想想,赵云不过就是比自己小两岁而已,但是成亲也实在是晚啊。如今自己一双儿女都好几岁了,可他赵云是才成家,平时都是光顾着征战还有处理事务了。
 
    马超也不得不感慨,心说你赵子龙要是早投奔到凉州来,你不早就成亲了吗,还能这么晚吗,不过如此也不算特别晚啊,所谓是“有缘千里来相会”,你和自己小妹还是很有缘分的。只是以后你赵子龙就要悲剧了,想到这儿,马超是心中暗笑,可算是把马家这个最让自己头疼的人给嫁出去了,自己真该是烧高香啊,真是苍天有眼,苍天有眼啊。
 
    回到了陇西后,马超就一直带人忙碌着。当然应该说是他手下的人忙碌着,他还算是比较清闲的,毕竟州牧一发话,手下的人是不想干也得干啊,更何况还是他们想做的呢。而马超他主要是负责统筹全局,负责指挥,抓全面工作。
 
    而这几日最高兴的人之一肯定是有马超的母亲刘氏的,因为自己女儿终于是要嫁人了,对当娘的来说,虽然是有些不舍,但是这却是必须要经历的啊。儿女长大了,肯定是都要成家的,儿子娶妻生子,女儿要嫁人。虽然儿女都要成家,但是也不是说就看不到了,更何况如今自己的孙子孙女都好几岁了,自己也是高兴得很。
 
  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    一直忙道六月初六,这期间,该来的人是都到了,马超的一干属下几乎都到了,包括凉州和益州各郡的太守,连防御羌人的十八子也来了,只是他们十八人没有全来。毕竟那边儿还得留人防范着羌人才行。而曹操他果然没有食言,派人来陇西,参加赵云和马云騄的婚宴了。
 
    并且带来了礼物。来得人就是上次来祝贺马超大婚的曹昂。
 
    马超和曹昂打了招呼,曹昂赶紧给马超见礼。一口一个叔父的,别看之前凉州军和兖州军还算是战了一场,但是却并不影响什么。多年未见,马超看得出来,曹昂比当初可成熟多了,是啊,都多少年过去了。而曹昂他也不过就是比自己小六岁多而已。但是自己辈分比他大啊,而且看得出来,曹操很看重这个儿子,要不也不可能两次都是让他来了。
 
    而曹操不只是让自己儿子来道贺了。还从刘协那儿整来张圣旨,是刘协亲自给赵云和马云騄两人道贺的,并且赏赐了很多东西,当然了这些东西还是曹操拿出来的。至于刘协的圣旨,那确实也是真的。毕竟赵云如今可是大汉的益州牧啊,所以皇帝道贺也是正常的。
 
    而赵云和马云騄的大婚,就只有曹操派人来了,至于别人却没有,这都是因为马超在前一日才让天下知道这个消息。所以这时候其他人想来也根本就来不及再到陇西了。
 
    要说赵云和马云騄的婚宴还是很热闹的,反正马超他是看得出来,比当初自己大婚,那是“有过之而无不及”啊。其实想想也是,当初自己的实力还没有如今这么强,势力更是没有如今的大啊。那时候不过才占据凉州而已,可如今呢,还多个益州,并且司隶也快完全被自己占据了。
 
    而且手下比起当初来,更是兵多将广,当初自己手下才多少人啊,可看看现在呢,无论是属下还是人马,都是当初的好几倍了,这点马超还是知道的。
 
    最后拜完天地,新娘在洞房等新郎,结果不管是熟还是不熟的,都把赵云给截住了,不让他轻易离开宴席。赵云平时是不怎么喝酒的,结果今日却是喝了比平时要多,最后马超实在是看不过去了,直接一声令下,让赵云回洞房,并且说这是军令,看谁敢违背。
 
    众人没声了,违背军令那不还得军法从事啊,所以都哑巴了。但是马超为了让众人尽兴,所以他是准备把自己豁出去了,但是毕竟他身为主公,还真是没人敢灌他。结果又是和上次马超大婚的时候一样,分成了两个阵营,在宴席上拼起酒了。
 
    而马超他看着他们是心里苦笑啊,自己是不得不让赵云赶紧回去,要不这要是让他喝高了,那么自己小妹绝对是饶不了自己啊。马超他实在是太害怕马云騄了,知道要是真在大婚的时候,让赵云喝高了回去,那么自己的下场是不敢设想。他最后是想都不敢想了,所以只能是下令让众人放了赵云。
 
    而众人确实是尽兴了,尤其是马超的属下,毕竟平时根本就没有这么个机会,大家都能聚到一起,虽然这时候还是少了不少人,但是像今日能有这么多人也真是很不容易了。至于说下次是什么时候,那谁知道了,有没有这机会还不知道呢。所以该尽兴的时候就得尽兴,难得众人是放开了一次,几乎是所有人都比平时喝得多,而且很多人都喝高喝大了。
 
  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    最后无论是喝高喝大,还是没有如此,还算是头脑清醒的,都是被安排好了住宿的地方。而地方当然是早都准备好了的,毕竟之前都有了一次经验,所以这次自然是更明白。而赵云和马云騄的婚宴,就是这样儿结束了。而马超他也算是了却了一桩心愿,心中一直都为两人默默祝福着。
------------
 
第五五九章 回返司隶有人投
 
    曹操他终于迁都了,因为他不可能等着把许县该建得全都建完了之后,他才让汉帝迁都。
 
    因为对曹操来说,那样儿未免是太夜长梦多了,而他总是觉得己方在司隶,尤其是在雒阳,很不安全。虽然说自己的兖州军已经是占据了雒阳,占据了河南尹,但是司隶可终究不是自己的势力所在,所以曹操他之前对此是不得不忧虑。不过这次好了,许县已经建完能有三分之一了,所以可以是迁都到那儿了。
 
    而在迁都之前,曹操他是特意单独召见了程昱,要和他商讨一下雒阳和司隶的事宜。
 
    “仲德,如今马上便要迁都许县,不知这雒阳还有司隶,我军该如此对待?”
 
    程昱听了自己主公所言后,说实话,他是明白自己主公所想的。而在他看来,至少从暂时来看,自己主公其实是无意再占据河南尹了,但是却又不甘心把此地就这么留给马孟起凉州军,所以这才有此一问。
 
    不过程昱可没对曹操说什么想必主公都有打算了,或者说什么主公都有计较,何必再问属下之类的话。程昱都老狐狸了,知道类似这样儿的话,如今这时候可是不能说这些。而自己主公因为对己方到底要如何做却没有一个决断,而此时在雒阳,只能和自己商讨,所以便问自己了。
 
    这时候程昱他没多说其他,只是对曹操说道:“主公,属下认为,我军当撤出司隶!”
 
    程昱的想法就是这样儿,兖州军撤出司隶。还是那句话,对自己兖州军来说,司隶绝对不是如今必须要拿下的地方。对己方来说,比司隶更重要的地方还有好几个。所以其他地方都没能占据,己方是根本就不能考虑司隶的问题。但是对马孟起,对凉州军来说。却是不一样了。因为他们这次兵进司隶,对此地是势在必得。所以退出司隶去许县就是己方最好的选择。
 
    曹操一看,程昱和自己所想得倒是一样,但是就这么撤出司隶,自己确实是不太甘心啊。
 
    而程昱他又何尝不知道呢,只是己方还能占据河南尹吗。只要己方占据这里,在迁都许县的途中,马孟起绝对要带大军来此。久攻之下,到时己方定然是要守不住。所以是得不偿失,得不偿失啊。为了这么一个残破不堪的雒阳,和凉州军在此大战。一点儿都不值得啊。
 
    程昱觉得自己主公不会不明白如此,所以他才也是想要撤出司隶,不过……
 
    只听此时曹操则说道:“仲德,难道就没有其他办法了?不是我如今不想撤兵,只是就如此离开。确实是不太甘心啊!”
 
    而程昱此时则一笑,“主公,虽然我军从司隶撤出,迁都许县,但是却并不代表我们不能给马孟起。给凉州军找些麻烦啊!”
 
    曹操闻言,是有了兴趣,忙问道:“不知仲德有何高见?”
 
    程昱神秘一笑:“高见不敢当,只是也不能说就是给马孟起还有凉州军找麻烦。主公,属下的想法是……”
 
    接着,程昱就把他自己所想的,都和曹操说了。曹操听着是不住地点头,心说要是像仲德所说,如此做的话,那么最后定然是……
 
    曹操是猛地一拍桌案,笑道:“哈哈哈!好,如此甚好啊!我看就依仲德所言,如此施为吧!”
 
    “诺!”
 
    对于自己主公能认可自己的想法,程昱的脸上也觉得是有光,这就是特别有面子的事儿。
 
  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    就在曹操迁都许县的时候,马超已经是在此带兵到司隶,这次他不只是带着吴班回来了,而且还有个新加入的人才,也和他一其来到了司隶。
 
    而这位也是马超梦寐以求的人才,陈留己吾人,典韦。马超这些年倒是没忘了典韦,只是自从当年和他分别后,之后就再也没见过面,更是没听过典韦了,所以他慢慢也就是没想太多了,结果没想到,在前些时日,典韦能带着妻子儿子前来投奔自己。
 
    典韦他就是在赵云和马云騄大婚之后到的陇县,而那个时候马超正好是从陇西回到了陇县,准备再次带兵出发呢。
 
  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    要说这事儿还得从马超从陇西回到了陇县后说起,回到陇县后,马超就开始整兵,准备出发,再次兵近司隶。虽然不是当日就去,但是怎么也得是好好准备,然后过两日就要出发了。
 
    结果一日后,这日上午,马超他正和郭嘉几人闲聊,结果就听州牧府门口的前来禀报,“报,报主公,崔崔将军和一一一个外外乡人打打起来来了,主主公快过过去看看吧!”
 
    马超一听,原来是这么个事儿啊,怪不得让士卒是如此惊慌失措。
 
    旁边的郭嘉几人也是惊讶了一下,不得不惊讶啊,崔安和人打起来了,这几位倒不是担心他,而是担心和他动手的那位。可是谁都知道,崔安崔福达这小子没深没浅,真要是把对方给伤了,或者是直接打死了,那么这事儿可真就不好了。
 
    马超也是如此想法,所以他一皱眉,心说福达啊,到了如今,在家门口你这还是给我惹事儿啊。不过无奈归无奈,马超几人是用了最快的速度就来到了州牧府门口,准备把双方给拉开。毕竟这事儿无论是谁对谁错,真要是出现了伤亡,那可就不好了。
 
    结果马超来到州牧府门口这么一看,他顿时是笑了,他高兴啊,所以能不笑吗。
 
    和崔安他动手的可不是别人,正是已有十几年都没有音信的典韦啊。马超真是没想到,今日典韦竟然能来到陇县。而马超一扫远处。果然是看到了一个妇女和一个少年,马超他可还是记得,他们正是典韦的妻儿。马超心里有底了。看来典韦他是特来投奔自己的,这不把妻儿都带到了凉州吗。
 
    马超此时一看。他知道,不能再让这二位大爷再这么斗下去了。虽然这时候两人都没有下死手,去拼命什么的,但是所谓是“两虎相争,必有一伤”,哪个受伤了,马超都不允许。哪怕是一点儿都不行。
 
    所以此时马超是大喊道:“福达,你给我赶快住手!”
 

欢迎转载五洲彩票_五洲彩票专线进入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五洲彩票_五洲彩票专线进入 » 自己主公所言后说实话他是明白自己主公所想的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