还赶上了夜晚时分而对曹仁来他也不可能去让士

分享到:
 
    王邑看众人也不正面回答自己的问题,他虽有疑惑,但是还能如何,如今曹仁他们根本就不搭理你啊。
 
    而他此时则自嘲地一笑,说道:“此时怀县城被马孟起凉州军所占。不知各位如今却是有何打算?”
 
    这句话,王邑倒算是问到了点子上,他比较关注这个,而曹仁他们何尝也不是如此呢。
 
    不过曹仁他们虽然是之前就已经预料到了,怀县可能在己方援军还没到达之前。就可能被马超的凉州军攻破。但是之后他们到底要如何,他们确实是没怎么想过。而且关键是,自己主公也没说这个,就是见机行事就可以。
 
    曹仁看了眼曹纯还有关羽和徐晃三人,他则对王邑缓缓说道:“王太守,本来主公是要我们来援助怀县的,可是如今的这个情况却是,怀县城却已失守……”
 
    王邑讽刺地一笑,“曹将军,你不用多说,我已经都明白了!”
 
    曹仁见王邑如此,他则苦笑道:“说实话,王太守,主公他并未命令说,如果怀县失守后,到底要我们如何。而如今以仁的意思,我们却还可以继续进兵怀县,会一会马孟起,会一会凉州军,也好给王太守一个交待!”
 
    王邑听了这话后,对他来说,确实是比较出乎意料。因为本来在他的想法中,既然援军是来救援怀县的,但是怀县却早已失守,那么曹仁他们就可以直接回转雒阳了。但是却没想到啊,他曹子孝居然是没有如此,反而是要进兵怀县。
 
    见曹仁如此,王邑自然不会不答应,他忙说道:“如此,便有劳将军了!”
 
    曹仁点点头,对曹纯几人问道:“不知你们觉得如何?”
 
    曹纯倒是没说什么,只是微微点点头,对他来说,曹仁做什么,只要不是去造反自己主公,那么他都会跟着做。至于关羽和徐晃两人,对他们来说,其实在他们的心里,确实是比较赞同曹仁这个主帅的。
 
    所以两人此时是异口同声地说道:“一切但凭大帅做主!”
 
    司马懿见此情况,他则是在心里暗笑啊。要说曹仁如此表现,却是在他的所料之中。只是曹仁如此,其实在他看来,更多不过就是做个样子罢了。你还真当曹仁他是真要去和马孟起和凉州军开战吗?怎么可能,那样的话,就违背了曹孟德的初衷了。不是曹仁他不会战斗,但是绝对不会让己方的士卒出现什么大的伤亡就是了,要不就拭目以待吧。
 
    就这样,几人再次出发,兵进怀县。这次可不是缓慢行军了,毕竟王邑在这儿呢,而且怀县都已失守了,所以再那样儿已经是没有必要了。可以说这次曹操是让兖州军士卒是急行军,一路向着怀县是扑奔而来。
 
  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    马超从占据怀县后,这才刚过了半日,此时就见探马前来禀报:“报主公,城外二十里外发现敌军踪迹!帅旗为曹,认旗为曹、关、徐!”
 
    马超一听,直接就站了起来,“你再说一遍?”
 
    “诺!”于是探马又重复了一遍。
 
    马超一听,心说这是曹操的兖州军来了啊。
 
    他赶紧对探马说道:“传我军令,城门紧闭,不得任何人出入!”
 
    “诺!”
 
    探马下去传令,而马超则对旁边的李恢还有吴班苦笑道:“看来。曹孟德还是坐不住了啊!”
 
    李恢自然也是知道,这是曹操派大军来了,至于是他曹孟德本人?这个倒是不太可能。所以这个帅旗曹字是曹操帐下曹氏的将领。曹仁、曹洪、曹纯都有可能,但是估计还是曹仁的可能性更大。毕竟他比其他两人是更为适合做主帅。
 
    吴班此时则说道:“主公,所谓是‘兵来将挡,水来土掩’,如今他曹孟德既然派兵来此,那么就咱们杀他个落花流水不就完了!”
 
    马超闻言则是一笑,心说哪有那么简单啊。只是马超他倒是也不是太在乎曹操的兖州军,只是他这时候在想。那个关,到底是谁。要说姓关的武将,一共也没谁吧,所以估计也只能是关羽了。但是马超就不太明白。关羽怎么到了曹操帐下呢,这个就有些乱了。不过不管是谁,反正他们要战,那便战!
 
    此时李恢则说道:“主公,此事怕也不是那么简单!”
 
    马超眼眉一挑。问道:“德昂先生有何想法?”
 
    “主公请想,曹孟德对司隶并非是势在必得,对他来说,如今却是可有可无。所以以其人的性格来说,会因为一个怀县。乃至于一个河内郡,就与我军开战吗?”
 
    马超点头,李恢和自己所想得倒是差不多。要说自己的话,那倒是有可能。因为自己对司隶是势在必得啊,所以曹操他要是占着雒阳不走,那么自己早晚也得出兵河南,不惜和他曹操还有兖州军一战。但是曹操的话,还真就是没有这个必要如此,他犯不着为了一个郡,甚至是为了一个县城,还是已经丢了的县城,交恶自己,这个根本就没什么太大的好处啊。
 
    “那么以先生看来,如今兖州军他们这是要如何?”
 
    李恢说道:“主公,如果恢所料不错的话,今日兖州军来怀县,定是有些不为我们所知之事。但是即便如此,恢想来他们也并非是真要与我军一战,所以我军只要是随机应变即可!”
 
    马超不住点头,“先生之言甚是!”
 
  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    等到曹仁的大军到了怀县城下的时候,都已经是夜晚了。
 
    “传我军令,大军在此安营扎寨!”
 
    “诺!”传令官下去传令。
 
    毕竟今日是第一次来,还赶上了夜晚时分,而对曹仁来说,他也不可能去让士卒攻城或者做什么,只能是先安营再说了。
 
    此时的王邑心里还是不好受,自己是刚从怀县跑出来没多久,这时候就又回来了。虽然是有着曹孟德的援军在此,但是他却也明白,人家可能是冒着得罪马孟起凉州军的风险,为你开战吗?王邑心里苦笑,之前自己想得不对啊,这时候才想明白,你说人家凭什么如此啊。怀县都已经丢了,人家直接就可以退兵了,还用得着这样吗。
 
    其实曹仁的用意很简单,王邑他不太清楚,但是有个人可明白呢,那就是司马懿,他心里倒是清楚曹仁的一些想法。
 
    因为在曹仁看来,如今怀县失守,那正好是在主公所料之中,所以这个没什么。但是就因为怀县失守了,己方才更不能直接就这么撤退。因为要是这么一退的话,很容易是让有些人利用起来,成为天下人的诟病啊,倒是怎么去堵住天下人悠悠众口。也许就会被人利用,就像司马懿说得那样儿,说己方兖州军是怕了他马孟起,怕了凉州军了。
 
    作为兖州军的人,曹仁是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儿发生的。更何况,他们如今却是为何而来,还不就是为了兖州军的名声吗,就怕人说兖州军怕了他马孟起,怕了凉州军,所以主公才出兵的。所以要是这次怀县失守后,不进兵,直接撤退了,那么这个目的却是没有完全的达到啊,还是差了一些,所以曹仁他才毫不犹豫就进兵了。
------------
 
第五四九章 徐公明城下叫阵
 
    “报主公,兖州军此时已在城外安营,暂无任何动作!”凉州军士卒前来禀报。
 
    “好,知道了!多观察敌军动向,敌军有任何动向都要及时禀报!下去吧!”
 
    马超一摆手,让士卒下去了,而士卒则回道:“诺!属下告退!”
 
    士卒退下后,还在屋中的李恢对马超说道:“主公,看来今夜兖州军应该是不会有任何动作了!”
 
    马超则是轻叹了口气,然后说道:“也许,不过却还是不得不防啊!”
 
    然后转头对另一边的吴班说道:“今夜元雄就要多劳累一些了!”
 
    “诺!还请主公放心就是!”
 
    吴班应诺,他自然知道自己主公的意思。自己主公和德昂先生都不可能在怀县城头守着,所以只能是自己多去看看才行。不过这事儿对自己来说,无非就是小事一桩,根本没有什么问题,要不今夜自己也得加强守卫。而他兖州军不来便罢,要是敢来,呵呵,定叫他们是有去无回!
 
    不是吴班不重视兖州军士卒,而是他对己方的凉州军士卒很有信心。不要认为凉州军的士卒就只能去进攻,其实守城也一样是很强悍的,只是天下人没什么太多机会领教而已。但是吴班作为凉州军的将领,尽管加入凉州军的时日并不算是太长,但是他对手下的士卒确实还算是比较了解的,所以这些他还是知道的。
 
    而马超一看吴班这个表情,大致就知道他在想什么。于是他说道:“一切就拜托元雄了,不过兖州军却是不可小看。尤其是这次来得如果都是兵卒的话,那么很可能就是曹孟德他手下的‘青州兵’!”
 
    要说马超他说得还真对,这次曹操派来的还就是‘青州兵’没错。曹操他从兖州带来的五万人马中,有三万多可都是青州兵,而剩下的才是老的兖州军士卒。所以无论是哪个,他损失一点儿可都心疼啊。毕竟兖州军的士卒算是他立足兖州的根本,而青州兵是战力强悍,对他更是忠心耿耿。
 
    毕竟当初他们都没饭吃。快要饿死的时候,还不是曹操给他们解救出来的,连带着家眷也是一起收留了,所以‘青州兵’对曹操这个主公确实都是心存感激。不过不管是老的兖州军士卒,还是之后的‘青州兵’,如今都算是兖州军了,这个倒是没有错。
 
    吴班说道:“主公所言。属下定记在心上!”
 
    马超点点头,
 
  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    而兖州军兵临城下的第一个晚上,就这么过去了。虽然凉州军他们还是很谨慎的,但是兖州军确实也没什么动作。毕竟曹仁可是真不准备和凉州军开战,而马超他们虽然也有这个感觉,但是却更是没少了应有的谨慎小心。于是双方就在这个气氛下。度过了一夜。
 
    夜晚过去,迎来了清晨,到了上午时候,曹仁他却并没有急着部署,因为他根本就不准备去攻城。那样根本不符合自己主公的本意,所以怎么能那么做。
 
    而此时他正在大帐中。早已是召集了众人,就连司马懿和王邑两人也都在座,被他请来了。
 
    就听大帐正中主帅位置的曹仁对众人说道:“各位,今日就是我军的第一战,我本意是由云长和公明去城下叫阵,各位随我在后观战,不知可否?”
 
    众人一听,就都知道曹仁此时已经是下定决心,不准备去攻城了,要不还能这么说吗。但是这个可以说却是又在众人的所料之中的,哪怕是后来的王邑,他也是想到了这个。尽管他也想曹仁能让兖州军士卒攻城甚至最后是拿下怀县,大败凉州军,但是还是那句话,人家凭什么如此啊,所以他也只能是无奈地在心里暗自叹息。
 
    而徐晃此时则出言道:“一切但凭大帅吩咐!”
 
    关羽也同样是如此说,毕竟曹仁是大军主帅,而且还是元老人物,而自己只不过就是个新加入兖州军的新人而已,虽然自己也有些其他的想法,但是却也只能是听从他曹子孝的安排了。更何况自己也真是想见识见识凉州军军中将领的勇武,听说崔福达、张益德等人皆是勇冠三军之辈,当年汜水关下大战吕布吕奉先,一战成名,可惜好像却是没在这儿吧,要不没准还真能会他们一会。
 
    看到两人都没有意见了,曹仁这才下令出兵,至于曹纯,曹仁当然知道他性格,平时说话不多,所以他基本不发话的时候其实就是表示同意了,更何况自己这个兄弟几乎从来没反驳过自己什么。
 
  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    曹仁和众人带兵来到了怀县城下,而徐晃则上前叫阵。其实在曹仁他们来看,一般的守卒估计是不会出来人和己方的将领单挑的,但是凉州军还真就是不好说了。只是听说凉州军中的大将崔安崔福达、张飞张益德都没在,所以此时在这儿,凉州军好像是没有可用的大将吧,所以能不能来人出战,这个倒是不一定了。
 
    不过他们倒是忘了,虽然凉州军的大将确实是没人在这儿,但是他们主公马超却在这儿。马超这些年好像也没和人在战场上单挑过了

欢迎转载五洲彩票_五洲彩票专线进入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五洲彩票_五洲彩票专线进入 » 还赶上了夜晚时分而对曹仁来他也不可能去让士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