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就是他们要承受所有城内凉州军的怒火不是自

分享到:
  所以已经慢慢让天下人忘了他马孟起的武艺。但是他的武艺可是从来就没落下,反而是有所精进,也许今日就是他再次出手的时候。
 
  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    而马超那边儿早有士卒前来禀报,说兖州军已经到城下骂阵了。
 
    而马超和李恢此时已经来到了城头。至于吴班,他早早就在这儿了。
 
    几人往城下一看。可不是吗,城下一员大将,手中一柄大斧,正在那叫阵呢。
 
    此时就听徐晃说道:“我乃河东徐晃徐公明也,凉州军中谁敢出城一战?”
 
    马超这么一看,一听,于是他对李恢和吴班说道:“此人便是原来杨奉帐下的第一大将,河东杨县人。徐晃徐公明,如今此人却已经是在曹孟德帐下效力了!”
 
    显然,李恢和吴班两人多少都听过徐晃的名儿。毕竟之前李傕、郭汜、张济他们还有杨奉、董承和白波贼他们的大战,两人都是清楚的,而且杨奉可不是什么无名之辈,在司隶可是有些名声的。
 
    马超在城头大笑道:“徐晃徐公明,你不在杨奉帐下效力。今日来日何干啊?”
 
    马超这话就有点儿讽刺的意味在里了,就差是明着说了,你徐晃投靠了敌人。毕竟虽然杨奉不是兖州军所杀,但是就是在那次兖州军埋伏他们的那次战斗中被董承给偷袭了。所以在外人看来,怎么杨奉身死都和兖州军是有关系,所以当然有人就认为徐晃这是投敌啊。
 
    徐晃一听马超所说。他虽然不认识马超,但是离远一看,就差不多知道了。此时他确实是有些不好意思,所以他转移了话题,对马超喊道:“城上可是凉州牧?”
 
    马超大笑:“哈哈哈!然也。徐公明你要如何?”
 
    徐晃喊道:“无他,但求一战耳!久闻凉州军兵多将广。更兼有不少大将,还请出来一战!”
 
    马超一听,他也感觉出来了,徐晃确实是战意很强。可惜啊,崔安张飞那两系小子都没在这儿,要不自己还用在这儿废话吗,直接就让他们上了。徐晃的武艺是不错,但是却还不是他们两人的对手啊。只是如今自己这边儿,是李恢也好,还是吴班也罢,也都不是人家的对手。
 
    见马超什么都没说,徐晃则是哈哈大笑,“州牧莫非是怕了?
 
    马超是仰天大笑,“哈哈哈!哈哈哈哈!”
 
    徐晃不解地问道:“州牧何故如此?”
 
    “徐公明,你的激将之法虽然可笑,但是我今却也不得不承认,你成功了,本州牧今日亲自来会你一会,看看你武艺到底如何?”
 
    徐晃说道:“州牧不可食言!”
 
    “绝不食言!拿我枪来!”
 
    说完,就有士卒把马超的长枪给他抬了过来。
 
    李恢还想劝劝自己主公,心说如今这时候哪有身为主公还亲自去和武将大战的?可是他刚想说什么,就被马超一摆手给制止住了,马超说道:“我知德昂先生要劝说于超,但是今日超却是不得不出城一战!
 
    其一,先生不必担心超之安危,就凭他们,还差得远了!
 
    第二,如果我军没人出城于敌军一战,那么便弱了士气,想我凉州军何时如此窝囊过,没有,所以我是非去不可!
 
    第三,天下人皆知我凉州军有福达和益德,但是却忘了我马孟起,所以正好用他徐公明来让天下人看看,我马孟起的长枪还没有生锈!”
 
    李恢一听自己主公所说,他是忙把要脱口而出的话给生生咽回去了。不得不说,自己主公哪句话说得都是有道理的,好好想想,还真就是这么回事儿啊。
 
    担心主公安危,其实也没那么危险。第一主公的武艺自己还是清楚的,只要不是吕布吕奉先亲至,那么除非是很多个一流武将一起围攻,要不自己主公应该是不会吃亏的。至于对方兖州军要全军压上,来对付自己主公。别说他曹仁不会这么干,因为他们不想开战。就算他真这么做了,难道己方凉州军的士卒会坐以待毙吗。
 
    兖州军真要是如此的话,那么后果只有一个,那就是他们要承受所有城内凉州军的怒火。不是自己小看他们,他们才来了两万人马而已,哪怕是战力强悍的“青州兵”,但是如此正面交锋,却也绝对是抵挡不了城内近三万凉州军士卒的怒火。
 
    到时看到自己主公(州牧)吃亏,那么城门一开,凉州军士卒杀奔出来,倒霉的就是他们兖州军了。
 
    至于说城下叫阵,而己方不出战,那么士气肯定是要有所下降的。更重要的是,让天下人说己方凉州军是怕了他们兖州军了。李恢可是知道,自己主公虽然不是特别好面子的人,但是却绝对在乎凉州军的声誉,除非是迫不得已,实在是没有办法不能出战,要不一般情况下,对方叫阵,自己主公知道了,他还是会去的。
 
    至于最后,自己主公所说,天下人已经把他马孟起的武艺都给忘了。这个也确实是,本来自己主公要是不提这事儿,自己都要忘了。自己主公那可是武艺高超,只是这些年再也没和人大战过罢了,但是却不能因为如此,就把自己主公的武艺给抛到脑后去啊。(未完待续。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,欢迎您来起点()投推荐票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手机用户请到m.阅读。)
------------
 
第五五〇章 马孟起出城单挑
 
    所以李恢想到了这些之后,他就再也不准备拦着自己主公了。而且李恢他也算是看出来了,也从自己主公的话语中听了出来。那就是自己主公此时已经对此事已是下定了决心,今日是必须出战,要用他徐晃徐公明来像天下人证明一些东西。所以都是这样情况了,要是自己真去劝说的话,那么最后还真不是自己三言两语就能起到作用的。
 
    而至于在马超另一边儿吴班,他自然也都听到了自己主公和李恢的话。不过他如今还年轻,所以比起李恢来,他可要冲动得多,毕竟人人都有少年时嘛。如果李恢如今他也像吴班这个年纪的话,那么虽然出于他谋士的谨慎,可能还是想劝说自己主公,但是却不会像此时想得那么多就是了。
 
    至于吴班呢,他其实真是巴不得看看自己主公的武艺,听说倒是听说过,那还是以前在雒阳听自己父亲说起过,自己主公武艺也是一流的,但是却真没见过啊,这不今日可能就要有这么一个大好的机会了,所以不容错过啊。
 
    李恢自然是没去劝说马超什么,只是说道:“主公还请多加小心!”
 
    马超一笑,“先生还请放心便是!”
 
    然后对吴班说道:“元雄,打开城门!”
 
    “诺!”吴班赶紧和其他士卒一起,用最快的速度打开了怀县的城门。
 
    正好这时候马超已经是下了城头,而此时也早已有士卒牵来了白狮,马超是拿着兵器便翻身上马。单手轻轻一带战马缰绳,就策马出了怀县城。白狮它好像也是明白今日自己就要重上战场了,要与主人一起和敌将对战一样,一下就冲了出去。
 
  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    而此时马超已经带马来到了徐晃对面不远处,曹仁他们在后面看着,要说这个事儿确实也是比较出乎他的预料的。他真是没能想到,身为凉州牧的马超他居然能亲自出城。这个时候他才记了起来。很久前,也就是刚开始的时候,传言中他马超马孟起的武艺那是相当不错的。可是后来慢慢随着马超他不出手了,也就没什么传言了,结果到了今日。马孟起他是准备再次出手啊。
 
    这事儿在曹仁看来。就是不智。因为你看哪有主公拿着兵器去战场上单挑的,当然其实这个也不太对,因为吕布他就是个例外了!当然了。在曹仁看来,吕布这人你根本就不能用常人的眼光去看待他,因为本来这人就有问题。
 
    吕布他出身并州军,可是先杀了义父丁原,之后投靠董卓。然后又杀了董卓,最后因为敌不过李傕和郭汜他们的大军,结果是跑到关东去了。所以吕布的所作所为是让曹仁所不耻的,因为如此反复之人,要像他那样。那可真就太不好了。不过在曹仁看来,马超除了是像吕布直接来和敌将单挑之外,其他的地方,两人好像也没什么太相似的地方了。
 
    其实马超他要是知道曹仁他此时所想的,那么他一定会告诉曹仁,其实不只是有吕布。如今在江东闯出“小霸王”之名的孙坚之子孙策孙伯符,他也同样是如此。他孙策要是没亲自和敌将单挑对战,那是怎么闯出来“小霸王”这个名儿的呢?
 
    所以说是吧,不只是他吕布这样儿,马超、孙策其实都是如此。
 
    徐晃一看。马超果然是守信啊,直接就出了城了。他对此是很满意,毕竟马超他并不是说说而已,却是没有欺骗于他。而对徐晃来说,胜败此时其实真就已经不是那么特别重要了,至少它不是最为重要的。而重要的是自己今日能有机会对战凉州牧,凉州军的领袖人物,在天下成名多年的扶风马超马孟起。
 
    而且以后在别人面前,就有了不错的谈资,到时候自己就能说,当年自己曾经在建安元年的某一日,在司隶河内郡的怀县城下,和凉州军领袖人物马超马孟起战了多少多少回合。是吧,自己的际遇可不是谁都能有,谁都会有的,别人有吗,或者是有几个如此的啊。
 
    此时徐晃对马超一笑,说道:“州牧果然是守信之人,在下倒是没想到却真是下城出战了!”
 
    马超闻言大笑,“我马孟起岂能是食言而肥?”
 
    徐晃则说道:“河东徐晃,前来领教州牧高招!”
 
    虽然彼此为敌对,但是徐晃对马超确实是很客气的。不只是说了这么多,而且语气也不是那么狠,就是平常的语气罢了。当然了,这也和他们没什么死战的心有关,毕竟此次来怀县,只为兖州军声誉,而其他的倒不是那么太过重要。虽然徐晃他也是见猎心喜,但是却也不得不说,他和马超又没有什么深仇大恨,彼此也都没什么过节,所以自然就没有像人家几乎是没两句话,然后直接就开战上了。
 
    马超一笑,“扶风马超,请赐教!”
 
    说完,两人就各拿兵器,拍马直取对方。其实以两人的想法,都是想最先抢占先机,但是先机那是那么容易就占到的吗。所以两人的第一招,兵器相互碰撞,算是斗了个旗鼓相当吧。两件兵器几乎就是一触即分而已,不过两人由此却都对对方的力气算是有了个大致的了解。
 
    看着吧,两人的第一招几乎就是平分秋色,不过所谓是“行家一伸手,便知有没有”。
 
    徐晃他却是知道,其实刚才的那一招却还是自己落了下风了。因为自己的力量没有人家马孟起的大,所以就是如此。至于马超那边儿,他也做到了心中有数。徐晃他虽然是不像自己是天生神力,但是却也差不了多远了。再说他可是使大斧的,那没把子力气,那根本就用不了这种重型兵器。毕竟拿都拿不起来,还何谈其他的呢,是不是。
 
    从兵器上来说,讲求的就是“一寸长,一寸强”,因为长兵器,如果你拿长兵器和一个拿着比较短兵器的人交手,基本从兵器上来说就是你占据优势,而这个优势自然就是距离。
 
    而“一寸短,一寸险”,为什么这么说呢。这个险当然就是危险了,是让对手感到危险。能让对手陷入危险,差不多就是如此意思。而短兵器的优势其实也是距离,只不过是近距离。而且它的目标小,更甚者有的还能便于隐藏,比如说匕首。
 
    你可以这么想,这样儿一个场景,有人在距离你很近的地方,在你没什么防备的情况之下,是突然向你出手,突然发难。那么在这个时候,你身边有兵器,你想用兵器抵挡,那么长兵器肯定是没有大用了。而这时候,你抽出一柄剑,或者拿出一柄刀来,可以说却都是能派上大用场的,而要是拿出把匕首来,那么对方距离你越近,他当然就是越危险了。
 
    以上说得是兵器的长短,那么从重量来说,兵器要是越轻,当然这个肯定不论一寸了。这个是轻一分,就代表兵器越更灵巧一分,包括软兵器,用这样兵器的人,说明其人的功夫走得是灵巧的路线,可以说基本上就能克制住你力大的对手。
 
    而兵器是重一分,就代表着力量就要更大一分。这个不只是要使用兵器的人力量大,而且兵器使出来的力量是更大。毕竟你要是用轻兵器,就算你是天生神器,也是不适合你发力的。
 
    对于兵器的这些东西,马超自然是清楚得不行。以前他不了解太多,但是认识了崔安之后,他问了崔安关于兵器方面的很多东西。崔安对兵器的研究确实是不少,而马超早就在心里称呼他为“冷兵器专家”了。
 

欢迎转载五洲彩票_五洲彩票专线进入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五洲彩票_五洲彩票专线进入 » 那就是他们要承受所有城内凉州军的怒火不是自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